夏夏夏伍月

你若盛开 清风自来

炸出了个男盆友(九)

张智尧坐在凯莱酒店的大床上,和陈宇默眼对着眼,沉默着。

他一出李宅就联系了陈宇默。一刻都没有犹豫。他怕自己多等一会儿,就会软弱地克制不住自己去质问李易峰。

李易峰心里那杆秤偏向着谁,已经很清楚了,自己还是不要自取其辱了。


“智尧,你怎么突然约我……”

“宇默,你挖了一个那么大的坑让我跳进来,怎么现在你倒显得这么无措了?”

“智尧,”陈宇默斟酌了一会,慢慢开口“不管你信不信,是白行主动来找我的。他想重新挽回李易峰,我答应他只是为了你不受牵连不想你受伤害。”

“没关系,虽然你做的事挺让我不齿的,但好歹让我看清了李易峰的心。”

“这个是加佛罗蒙,喝完咱就上床,抓紧完了事早点让我和你们几个狼心狗肺一刀两断。”

“张智尧!”陈宇默大吼一声,想要打掉张智尧举着药瓶的手,可是他更快,直接倒进了嘴里。

“你现在就这么厌恶我,需要到喝春药才能和我上床?!”陈宇默又惊又怒地看着张智尧。

“那时我娶了别人,你都不曾这样恶言相向,现在仅仅因为我拆散了你和李易峰,你便难受至此。在你心里,他已经这么重要了么………”

未等张智尧回答,陈宇默便出了房门,“你忍着点,我叫医生来。”



距离陈宇默已经走了好一会儿了,药效上来的很迅猛,张智尧觉得自己快被烧成浆糊了。迷迷糊糊间,有双坚强有力的臂膀抱起了自己,有一瞬间,他觉得是李易峰。

醒来的时候,因着失去意识前那个可笑的想法,张智尧轻轻扇了好几下自己的脸蛋。

“张先生真的很有趣。这么独特的清醒方式嘛?”

竟然是,唐行?

“张先生,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“好多了,谢谢你唐先生。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今天先回去了,改天必定登门感谢。”

“张先生,不要急嘛”唐行把刚要起身下床的张智尧往回推,还贴心地倒了杯水,“我知道你们家现在陷入困境。不知张先生是否愿意同我合作讷?你把李易峰赠予你的欢瑞的股份卖给我,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,我都顾着你们家?”

张智尧一口回绝“我和李易峰的事会和他私下解决,不劳费心了。”

“张先生,我知道你在担心我会对李易峰不利。但说白了我想遏制住李易峰不为别的,只是为了追到白芨。欢瑞百分之十的点我看不上,也伤不到他李易峰,于你却是扭转局势。”

“而且,李易峰值不值得你这样为他坚守我保持怀疑态度。你把他当爱人,他却任由白芨胡来。张先生,好好考虑下。”

张智尧低着头没看唐行,握着水杯的手越来越紧。唐行这样淡淡的同情让他无地自容,他却不能反驳。就跟白芨肆无忌惮地欺辱他,他也无法反击。

这一切,不过都是因为,他喜欢了一个不爱自己的李易峰。



周一的欢瑞股东大会,来了一位不速之客,唐行。

唐行一个人来的,大大咧咧坐在李易峰对面,微笑地对着全场宣布,张智尧把百分之十的的股转让给了他。

李易峰脸色阴沉地宣布大会暂停,把所有人请了出去。

只留下了他和唐行。

唐行慢悠悠绕过桌子,来到李易峰面前。一脸轻佻地晃着手机,点开了个视频。里面张智尧双眼紧闭,满面潮红地呻吟着,不难让人想入非非。

“嗯,我可算知道为什么李少爷会在小芨和智尧摇摆不定了,你看看,多诱人呀。这成熟身子的销魂真的不能是那些青涩的人可比的。”

“哎哎哎,”唐行轻轻地拂开李易峰大力揪着自己领子的双手,“我没有强迫他嗷,是他自愿的,我保护他家人他把手上点卖给我。你那么打压着人家,兔子急了也要反咬回去是不”

李易峰从未如此心寒过。这段时间他费心费力操办张家开发地股权的事,即使瞒着白芨有些尴尬,但李易峰不得不承认,看到最终张家和白芨均分股比,势均力敌的结局,他心里是真的缓了口气。

可是张智尧这段时间在做什么呢?他在他心中是个定会伤害他家人的无情无义之人,所以他转身求助唐行,这么多人,他最是知道唐行自己有多厌恶。这岂止是咬一口,简直咬得血肉模糊。

李易峰一把推开唐行,怒不可遏地说了声“滚”,似乎无法忍受多和唐行呆一秒,李易峰这辈子第一次,感觉自己在唐行面前败下阵来,竟先一步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

张智尧被迷药弄晕醒来后,心里一直刷弹幕我是谁我在哪,三天两头不省人事真的很尴尬了。

环顾四周,都是透明玻璃,紧闭的房内只有一张红木大床。有点慎得慌。不过没有很久,这种情绪就被另一种感觉代替。

李易峰面无表情地走进封闭的房间。

“唐行说,你跑去找他,陪他上一次床,他买你手上欢瑞的资产,帮你们家资金周转,我问你,有没有这件事。”

张智尧感觉自己的肩膀,快被李易峰握碎了,他不知道为什么唐行要这样说给李易峰听。但是但凡能让李易峰恼羞成怒,哪怕以作贱自己的方式,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他也认了。

“对,我两做了。你不是要逼着我们家上绝路吗,我就找你老对头。算上我这次新帐和白芨的旧账,你可以尽情和他斗!”

“好好好,你张智尧有种,我他妈一定是疯了……”剩余的话梗在李易峰喉间,明明面对着是惊涛骇怒,张智尧却瞬间。有种看到了李易峰脆弱的错觉。

李易峰觉得自己是疯了,为着他张智尧,为着张家,他三番两次亏欠白芨。上午在欢瑞,面对唐行堂而皇之的挑衅,他竟然潜意识逃避,生怕唐行拿出更不堪的证据。就像落荒而逃的败兵,耻辱至极。

最最让李易峰心痛到极点的,是张智尧的背叛。这些年白芨一直和他明里暗里斗,虽然他喜欢白芨但却一直不得不防着白芨。

张智尧是唯一一个,他交付了所有信任的人。他把自己柔软的腹部摆在张智尧面前,他却连着外人,捅了自己的一刀。

“你这么喜欢拿身体做筹码,我就一次性让你满足个够,让我下面的兄弟都看看你是怎么被我上到高chao的!”

李易峰大力扒了张智尧衣服后,把他从床上扯起来,往边上玻璃拖。

“李易峰你疯了吗?!”张智尧不敢置信,外面泱泱一群人,李易峰居然要在一起外人都看得到的情况下,强迫自己做ai?

李易峰死死把张智尧摁在玻璃上,用力扒开他双腿,然后跪在张智尧叉开的双腿间,一只手强迫着张智尧双手挺立,一只手se情地揉搓张智尧胸前乳间。

“李易峰,你忘了当年白芨的伤么?你也要这么毁了我么?”张智尧现在是真的有点怕了,甚至搬出最不愿提及的白芨。

“我没忘宝贝,所以我这不是在等你后面湿透了再进去么?现在应该是时候了。”

李易峰狠狠地掐着张智尧的腰,毫不留情地挺进。张智尧难堪地闭上了双眼,他只盼着他现在死了便好,也好过被外面一群人围观自己活色生香的一幕。

“宝贝,怎么回事,你都在我身下射出来了两回了。外面这一个个人都没反应?唐行可是和我说了你叫的可好听了,看来你在我身下还不够卖力呀?

张智尧死死咬着自己唇,全身轻颤。他分不清是自己的心更凉还是紧紧贴着的玻璃的身体更凉,外面的人虽然都低着头,但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。全身赤luo地在一个男人身下,是他不可承受之重。

李易峰但凡心里有一丁点他,也不会伤自己到如此地步。

张智尧晕过去前,虚弱地喃喃着“我后悔了。”

怎么样的绝望,才能让深爱的人想要全盘否定曾经。

喜欢一个人,会发光啊。这一刻,心如死灰的张智尧,却再也回想不起全身是光的李易峰的样子了。

评论(45)

热度(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