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夏夏伍月

你若盛开 清风自来

炸出了个男盆友(十)

张智尧醒来的时候,有点发懵地看着唐行一脸抱歉的站在自己床前。

“张先生,你烧刚退下。医生说你并无大碍,只是因为受了惊吓加上过于激烈的性事………”

“我很抱歉,故意向李易峰说了些子虚乌有的事,导致你们之间有些误解。”

张智尧觉得唐行大可不必这么抱歉。李易峰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不顾自己意愿做那种事,事后还把高烧的自己送到唐行这边,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。

这样不留情面的羞辱自己,是想让所有人明白自己在他李易峰心里无足轻重吧。

“唐先生,如果你真的想补偿的话。”

“我想离开。”

张智尧走的那天,阳光正好,微风拂过耳畔。

他对自己说。他张智尧,对着蓝天,对着白云,起誓。虽然爱过,绝不重蹈覆辙。



唐行算准了张智尧航班降落时间后,掐着点联系了李易峰。

“我最后问你一遍,张智尧到底去了哪?”李易峰面无表情,枪口重重地顶着唐行眉心,像一个随时会爆发的火山。唐行动了手脚,他查不到张智尧落脚点。

找不到张智尧,这种感觉让他怒不可遏,也伴随着难以言说的心慌。

“我说了我不知道,我只是把他送到机场而已。”唐行轻笑着推开手枪,缓缓说道“但是有些我知道的事情,我还是很乐意和李少爷分享的。”

“是从白芨主动联系陈宇默,给张智尧下了局摆了他一道,结果被我误打误撞捡了便宜说起?”

“还是从张智尧傻啦吧唧怕伤害你拒绝和我合作,结果被我诱骗地签了合同说起?”

“哦还可以从,我什么都没和张智尧发生,但是有些人不明不白发火到他身上说起呢。”

李易峰面色大变,顾不得和唐行讨算旧账,转身就要离开。

“李易峰。”唐行难得收起了吊儿郎当的语调,冷冷地说“你为什么要追过去?你难道要为了张智尧,负了白芨么?”

疾步匆匆的李易峰,顿时定格在那。似乎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你是打算追回张智尧,然后继续和白芨在一起么?你在他们之间摇摆太久了。你,李易峰,根本就不配,他们两任何一人,对你付出的情意。”

李易峰一个人在咖啡厅坐了很久。他其实应该立马把那个老男人抓回来好好教训一番,让他再也不敢萌生逃走的想法。但是唐行的话像该死的咒语,不断在他脑海盘旋,让他头疼不已。

他舍不得张智尧的温暖,也忘不掉和白芨的过去。

其实只要他想,完全可以查得到张智尧去了哪。

但是他真的要再伤害一次他的尧尧么?他的尧尧,是啊,以后,可能就不会再是他的尧尧了。

“尧尧,别走。”轻轻的挽留,混杂在弥漫着咖啡的空气里,苦涩的味道,只有李易峰自己知道。


张智尧走了一周后,唐行开始有点沉不住气了。因为李易峰不仅没有动身去找张智尧,还把白芨接回了家。

他本意是为了刺激李易峰看清他的真心,不是为了当知心大哥哥让他放过张智尧的=_=

若是李易峰要和白芨重归于好,自己怕是,没有任何可能了吧。唐行不由苦笑感慨,天地情爱为炉,万物众生,谁又不是在苦苦煎熬呢?

也罢,也许终究有些事,要讲究先来后到。对张智尧是这样。对他唐行也是这样的。



白芨已经搬回李家老宅半年了。重新住进老宅,周围的一切还是那么熟悉。但白芨知道,有什么东西变了。他变了。李易峰也变了。

他能感觉到李易峰对自己的变化,但是他不甘心,也不相信,自己会输给样样不如他的张智尧。他有信心,重新和李易峰开始。

床事一直算他两之间不大不小的坎,所以今儿,白芨特意准备了不少东西,想要在床上哄的李易峰开心。

白芨换好衣服后,左等右等,才等来了已经微醺的李易峰。

“你怎么又喝酒了?医生不是说了最近你胃病复发,要注意么?”

“没事,工作上的事最近有点压力大,喝点酒释放一下。”

“那,我,我帮你,放松下吧?”

李易峰本来就有些醉脑袋有些糊涂,初始没明白白芨的意思,直到看到白芨难得涨红着脸,磕磕绊绊地给他解扣子时,他才恍然大悟。

“阿芨,你………”李易峰握住白芨的手,有些欲言而止。

白芨觉得自己二十多年人生难得怂了一次,过去李易峰都是强迫自己,他也着实不喜欢这种事,所以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主动。心一横,白芨哗啦脱掉披在身上的外套。

身着若隐若现的黑纱情趣衣的白芨,脸上浮现着扭捏的神情,令人血脉贲张。

但李易峰,却在这时,想起了总是一脸坏笑,凑到自己面前来闹腾的张智尧。

明明。是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。为什么这半年里,总是想起张智尧。

白芨看李易峰愣住了没说话,主动垫起脚去亲李易峰。

“阿芨。”李易峰轻轻撇了头,避过了白芨的吻,“这么晚了,你早些休息吧。”他捡起地上的风衣,披到白芨身上淡淡说道。

白芨觉得自己,被李易峰无言的拒绝,浇了个冰冷刺骨。

“李易峰,我竟不知道你现在如此清心寡欲了。”

“你早就知道是我陷害张智尧了对吧?你为什么不来质问我?”

“阿芨,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。你别想多了,我和张智尧,就算没有你,必然也是要分开的。”

“是嘛?那如果我告诉你,我求了唐行,让他派人去找张智尧麻烦,不找人上了他我咽不下这口气,你也不怪我?”

“白芨!!”李易峰刚刚一直回避着看白芨,此时听到这番话,气血上涌,立马转身回头,两眼死死盯着白芨。

“你终于不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了。”

“阿芨。”李易峰深吸一口气,两手克制不住,用力捏着白芨双肩“你没有让唐行张智尧做那种事对不对?只要你说没有,过去的事我既往不究,我们还和原来一样。”

“和原来一样,好一个和原来一样。李易峰你还想欺骗你自己么?宁愿放手也要让他幸福,我真是要为用情至深的你鼓掌。”

白芨吼完,颤抖地转身背对李易峰。他无法忍受这样失态的自己。他更无法面对假如默认了的李易峰。

李易峰看到白芨些许颤巍的背影,他恍惚的想,也许阿芨是哭了,他放弃了张智尧明明是为了好好照顾白芨。他现在又为何该死地伤他心到如此地步呢?

“阿峰,我们分开吧。”

李易峰第一次听到白芨叫自己阿峰是十年前。

李易峰上一次听到白芨叫自己阿峰是六年前。

六年来他无数次期盼白芨重新这样喊一次自己。今天白芨叫了阿峰,李易峰却是明白,他们之间,再也回不去了。

骄傲的白芨,替他捅破了那层窗户纸。白芨不会接受任何,感情施舍的。

“这次做了决定,咱们就一直往前走,都不要回头了好不好?从此L城,就再没有阿芨和阿峰了。”

“阿芨我………”

“赶紧滚吧李易峰,到时候张智尧出了什么事,我是不会负责的。”

李易峰听到这句话,想到张智尧可能遭遇的事,虽有意照顾白芨心情,却也无暇多说,只得掉头匆匆离开。

“李易峰,这辈子我只在你一个人面前哭过,什么时候我不哭了,咱两之间差不多就玩完了。”

白芨站在他们一起住了这么多年的卧室里,他想起来当年李易峰为了给自己过第一个纪念日,爬进他家被他爹发现结果硬生生手臂挨了一枪。看到李易峰躺在这间卧室养伤,白芨第一次难过的哭了出来。

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,白芨仰头对着天花板,一个人泪流满面。

就这样吧,从今往后,不会再有别人,看到他白芨落泪的样子。



张智尧在巴西,过的非常开心。

一方面睽违多年回到小时候呆过的地方,另一方面里约热内卢的风土人气,令他着实喜欢,整个人都放松起来。

酒吧里,有个漂亮的小男孩一直在撩拨他,搞的张智尧也有点春心荡漾了,一起喝了几杯小酒,就搂着往酒店走。

小男孩一直含情脉脉地看着张智尧,手也不老实的往他身上摸,张智尧心痒痒地还没来得及回应,就听到旁边男孩一声惨叫。

张智尧吓了一跳,男孩肩膀竟然中了一枪,鲜血直流,循着方向望去…………

“李易峰?你他妈跑来这发什么疯?”

评论(19)

热度(45)